您所在的位置: > ufo专题 > ufo视频 > 外星人访谈:与艾罗的第一次访谈

外星人访谈:与艾罗的第一次访谈

阅读量:统计中... 【来源】:ufo110线索网

(ufo110线索网ufo110.net讯:)

MATILDA O'DONNEL MACELROY的个人记录

  “外星人返回基地时,我已经陪她几个小时了,正如我提到的,Cavitt先生要我和外星人待在一起,因为我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可以懂得她的交流方式的人。我不理解我拥有的和这种生物的“沟通”能力,我从未体有过与任何人的心灵感应”。 这种不是基于语言的沟通就像是你与试图让你理解什么的孩子和小狗一样,但要更加直接和有力!尽管不说任何“词语”,也不做任何手势,但我不会误解对方的想法意图。后来我意识到,尽管我可以接收到对方的想法,但我不能把它准确地翻译出来。
 

  史蒂文.格瑞尔博士是全球大揭露运动和外星智能研究中心的创办人RT电视台访问了SIRIUS(天狼星)外星揭密计画主持人Steven Greer。

  (该电视台在全球有3.4亿观众) Steven Greer在节目中表示,一直以来都不缺乏幽浮(UFO)存在的相关证据与证人,但这些证据之所以遭到政府官方的隐瞒,显然与幽浮背后的科技有关。因为这些科技将直接对现有的石油能源、经济与政治结构产生冲击。Steven Greer强调:「人类要更深入探讨的是:如果某人的交通工具可以时速高达几万公里而且做到不减速急转弯的话,那我们怎么还在用喷射引擎跟火箭?是不是现在就已经有科技可以让人类活在没有污染和贫穷的文明世界?我想这才是研究外星人的最大目标。」

外星人访谈:与艾罗的第一次访谈

  我想这个外星生物并不想讨论技术问题,因为她在她们的组织里是一个官员和飞行员,她有义务保守她们组织的信息和机密,任何一个被“敌人”俘获的士兵都有责任保守重要的信息,即便是面对审讯和折磨。(文章来源于http://www.ufo110.net)

  尽管如此,我经常感觉到,这个外星生物并没有试图对我隐瞒什么。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她与我的交流通常很诚实和诚恳。但我认为你永远都不能确定这点。我有种非常确定的感觉,我和她之间有着独一无二的“纽带”。是某种护士与患者间,家长与孩子间的“信任”或者是共情。我认为这是因为外星人知道我是真的对“她”感兴趣并且没有伤害她的意图,当然,我也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如果我可以阻止的话。这的确也是实情。

  我将这个外星人成为“她”。事实上,这个外星生物在任何方面都是无性别的,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她”的确拥有一个强烈的女性外表和举止。但是,从生理学角度来说,这个生物是“无性别的”,没有任何内部或者外部的生殖器官。她的身体更像是一个“玩偶”或“机器人”。身体上没有任何的内部“器官”,也并不是由生物细胞构成的。的确有某种“电路”系统或电神经系统在身体里运行,但我不明白它是如何工作的。

  她的个子矮并且十分小巧,大概只有40英寸高,头部和四肢躯干相比不合比例的大。她有两只手两只脚,每只手上有三根手指,某种程度上来说更善于抓握。头部没有鼻子和嘴,也没有耳朵。我知道这位太空官员并不需要这些,因为在太空中没有空气产生声音。因此,对声音敏感的器官并没有安装在身体内;身体也不用消耗食物,因此也没有嘴。

  她的眼睛非常大,我永远不能判断她眼睛可以覆盖的可视角度,但是我可以感觉到她的视力一定非常好。我认为她眼睛里黑色透明的警惕一定也可以检测波或超出可见频谱范围外的光。我怀疑这个范围覆盖了全部电磁波,或者更多,但我不能十分肯定这点。

  当这个生物看着我的时候,她的凝视似乎可以完全穿透我就好像她拥有“x射线”一样。开始的时候我有点尴尬,知道我意识到她没有任何性企图。事实上,我认为她从未想过自己是一个男性还是女性。

  在于这个生物在一起不久,我就发现她的身体显然不需要氧气、食物、水或者任何一种外部的资源、营养或能量。楼来我发现,这个生物用自己的“能量”供给自己的身体。开始的时候,这显得有点可怕,但后来我让自己接受了这个观点。这真的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身体。相比于我们的身体,真的没有什么。

  艾罗想我解释她的身体并不像机器人那样机械的,也不是生物的。她是一个精神性生物,身体受到她的支配。技术上来说,从医学的观点来看,我会说艾罗的身体甚至不能成为“活着的”。她的“玩具”身体并不是一个生物的生命形态,有用细胞等等。

  她的身体有光滑的灰色皮肤。身体是对于温度、大气状况和压力的变化高度耐受,四肢非常脆弱,没有任何肌肉。在太空中没有重力,也就不需要肌肉的力量。这个身体完全是为了在太空能够飞船或者低重力甚至无重力的环境中使用的。因为地球有很强的重力,她的身体不能让她自由的行走,但手脚十分有弹性和灵活。

  在我与外星人进行第一次交流的那晚后,地点被转移到一个嗡嗡作响的蜂巢中。有一群人正在搭设灯光和摄像器材。一个运动画面摄像机、麦克风和磁带记录仪也被安装在“会见室”里。(我不理解麦克风有什么用处,因为我和外星人的交流是不可能说话的)。还有一个速记员许多忙着在打字机上打字的人。

  我被告知夜里一个外语翻译专家和一个“破解密码”小组已经飞抵基地协助我与外星人进行沟通。另外还有许多不同领域的医疗专家对外星人进行检查。一位心理学教授帮助制定问题并“翻译”答案。我作为护士,并不被认为是“合格的”翻译,尽管我是唯一一个能够理解外星人所想的!

  我们之间有很多后续的交流。每一次“会面”我们之间的了解都呈指数级别地增加,关于这个我将会在我后面的笔记里讨论。如下是基地情报部门给我的我们第一次交流的记录:


Steven Greer(史蒂芬格里尔) 俄罗斯电视台外星人揭露

  (官方记录)高度机密

  主题:外星人访谈, 9, 7, 1947

  “问题: 你受伤了吗?"

  答:没有。

  问:你需要什么医疗帮助?

  答:什么也不需要。

  问:你需要什么特殊的环境要求吗?比如空气温度、大气化学成分、气压或废物清理?

  答:我不是生物物种。

  问:你的身体和飞行器是否带有细菌或会对人类和其他地球生命形式造成伤害的东西?

  答:太空中没有细菌。

  问:你的政府知道你在这里吗?

  答:目前不知道。

  问:你们的人会来找你吗?

  答:会。

  问:你们的武器能力是怎样的?

  答:非常大的破坏力。

  我不知道他们拥有的具体武器类型,但我不觉得她的回复中有任何恶意,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问:你的飞行器为什么会追回?

  答:被大气层的电脉冲打击,导致失控。

  问:你的飞行器为什么来这里?

  答:调查“燃烧的云”/辐射/爆炸。(文章来源于http://www.ufo110.net)

  问:你们的飞行器是如何飞行的?

  答:通过“意识”进行控制,响应给“思维命令”。

  “意识”和“思维命令”只我能够想到的英文。他们的身体和飞行器,我认为,都是直接通过某种电“神经网络”连接,由他们通过思维进行控制的。

  问:你们的人彼此之间如何沟通?

  答:心灵、思维。

  “心灵”和“思维”是我能够想到的最为接近的英文。但是很显然,我觉得他们可以直接通过心灵进行沟通,就像我和她沟通一样。

  问:你们有用于沟通的书写语言或符号吗?

  答:有。

  问:你们住在哪个星球?

  答:同领地的出生地。

  因为我不是一个宇航员,我不会使用星球、银河系等太空术语。给我的印象是银河系中一大堆星球的中心,她成为“家园”或“出生地”的星球。

  问:你们的政府会派代表与我们的领导人会面吗?

  答:不会。

  问:你们如此关注地球的目的是什么?

  答:保留/保护同领地的财产。

  问:对于地球的政府和武装,你们了解什么?

  答:可怜/低破坏性星球。

  问:为什么你们不让地球人知道你们的存在?

  答:观察,但不接触。

  问:你们的人以前来过地球吗?

  答:定期持续地观察。

  问:你们了解地球多长时间了?

  答:在人类出现之前很久。

  问:关于地球上人类的历史你们知道多少?

  答:不太感兴趣、很少关注。

  问:能给我们形容一下你们的世界吗?

  答:文明/文化/历史的地方。大星球,富饶/资源丰富。知识/智慧。双星,三个月亮。

  问:你们的文明程度如何?

  答:古老,万亿年历史。在任何文明之上。

  问:你们信上帝吗?

  答:我们相信是的,让它继续。

  问:你们的社会是什么样子的?

  答:命令,权利,持续增长。

  问:除了你们,宇宙中还有其他智慧生命形式吗?

  答:我们是最伟大的,在所有中最高级。

  MATILDA O'DONNEL MACELROY的个人记录

  “以上是第一次会谈的总结,当这些问题的答案被打出来提供给等待的人们时,他们因为我能够让外星人说出任何事而激动不已!

  但是,当他们看完我的答案时,他们因为我不能更清楚地理解而感到十分失望。现在,因为得到了第一个问题列表的答案,他们有了很多新的问题。

  一名长官告诉我等待进一步指示。我等待了几个小时,在此期间,我不被允许继续与外星人进行“面谈”。但我被非常好的对待并允许吃饭、睡觉并且在任何需要的时候使用休息室的设施。

  最终,一个新的问题列表制定出来。一些其他的人、政府和军队官员来到基地。他们告诉我下一次谈话的时候有一些其他的人也会到房间里,这样他们可以给我指示,以询问更细节的问题。但是,当我试图与这些人在房间里进与她进行会谈时,我没有从外星人那里收到任何思想、表情或任何感知沟通。什么也没有。外星人只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我们都离开了访谈室。情报官员对此非常生气。他责怪我撒谎并编造了第一次问题的答案。我坚持我的答案时诚实的,并如实复述给他们!

  当天的晚些时候,他们决定由一些其他的人尝试向外星人提问。但是,在不同的“专家”的几次尝试时候,没有一个可以与外星人进行任何交流。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个从东方来的心理研究科学家飞抵基地与外星人面谈。她的名字是Gertude还是什么的,我不记得了。以为印度的巫师Krishnamurti来到基地试图与外星人交流。都没有成功。我个人也无法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与外星人进行交流,尽管我不相信Krishnamurti先生非常谦和和有智慧的绅士。

  最终,还是决定由我和外星人单独交流看看是否可以获得任何答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