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ufo专题>>ufo事件>>正文

邱比斯伍敦世界重大UFO事件

来源:ufo110线索网(www.ufo110.net) ufo事件 阅读量:269

(ufo110线索网ufo110.net讯:)  这件事发生在1975年11月5日,地点在美国的亚利桑那州的阿帕拉契山脉中的一座国有林。这座国有林位于亚利桑那州的东北部,一处辽阔的大高原正中央,其西北300公里处就是大峡谷。距离位于西南方的威尼克斯约有200公里。
  
  这天傍晚,森林中的7个伐木工人,在整理好工作现场后,就坐着小卡车踏上归途。他们是工头麦凯罗斯(28岁)、邱比斯伍敦(22岁)、肯皮达生(25岁)、艾伦达利斯(21岁)、强格利德(21岁)、德恩史密斯(19岁)、史蒂夫皮尔斯(17岁)——林务局请来的工人,他们是从早就开始工作到现在的。
  
  罗杰斯开着那辆破旧的老爷车,摇摇晃晃地跑在山路上。在不到100公尺的时候,艾伦达利斯发现了右边的树林间,有东西在闪闪发光。“那个发光的东西,是什么呀?”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车子来到了一个S形的地方。森林只有这个地方被开垦过,变成一块空地。他们看到堆积地空地上的圆木,每根都闪闪发亮,并且漂浮在空中。
  
  “赶快停车!”在人大叫。罗杰斯紧急煞车。可是在车子完全停住之前,邱比斯就从卡车中飞向空地。“到底怎么回事?”下了车的罗杰斯,大口地喘着气。离山路不到30公尺处,成堆的原木上方4、5公尺处,飘浮着一个像是太空船的东西。
  
  这个东西的直径大概有4、5公尺,像两个盘子合起来的样子,晕黄色的光很柔和地照着四周。这个物体发出哗——哗——单调的声音时高时低地持续着。邱比斯向那个物体靠近。突然这个物体剧烈地晃动起来。这时站在卡车旁边的大伙儿,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就大叫“邱比斯,快回来!”邱比斯很快地藏在原木的后面,就在这一瞬间,这个物体放射出青绿色的光线,直射地邱比斯的身上。邱比斯就好像表演特技一样,很快地飘离地面。目击这可怕的一幕的同事们,都吓呆了,好像结了冰似地一个个立在地上不动。许久,才清醒过来。“赶快逃离这里!”麦凯罗杰斯赶紧驶快卡车,落荒而逃。
  
  飞速赶了400公尺的路,确定后方没有东西追过来时,罗杰斯才停下车。全部的人同时松了口气之后,这才警觉他们将邱比斯留在那里了!于是他们再把卡车开回现场,可是夜幕低垂,一片幽暗的空地,早就没有太空船的踪迹了,而且,也不见邱比斯的人影。6人在原木的黑影和空隙里、空地的四周围等地寻找了将近30分钟,依然找不到邱比斯。最后,他们只好将卡车开至20公里以南的一个叫喜巴的小镇去报案。承办的警官,伙同其中3人(另外三人惊吓过度),火速赶去原地,但还是寻不着邱比斯。
  
  翌日,警官率同将近50位警员,在现场的方圆3公里处进行搜索,仍是空手而归。附近不但没有像是太空船着陆的痕迹,连一些蛛丝马迹都没有。
  
  两天后的11月8日,甚至连海立克布特也纳入搜索范围,可也是毫无所获。当地的警察起初对这件事抱着怀疑,不相信伐木工人的话。“那些家伙将邱比斯杀掉,然后再编个天衣无缝的故事,非给他们测谎不可。”罗杰斯等人十分合作地接受检查。11月10日由亚利桑那州警察局的专家实施测谎器的测验。检查之后的结果,证实5人是清白的——也就是他们没有说谎。剩下艾伦达利斯一人测定时情绪激动不稳,检查结果,无法判断是或者有罪。
  
  整个城镇一直对这事议论纷纷,谈论不休。邱比斯和他哥哥以前就是飞碟迷这件事,更加助长人们的想像臆测。邱比斯和达利斯不和的传言,亦成了茶余饭后的题材。另一方面,城里的警长却认为:“这件事,只不过是想骗钱的花招罢了。”
  
  他的说法很快地在全美的新闻界传开来,早在8日时UFO研究团体APRO(空中现象调查机构)的人员就进入现场探勘,并且访问罗杰斯等6人。结果他们的供述都完全一致,他们分别画的UFO也都一模一样。
  
  就在这些风波大作时,邱比斯失踪已过#p#副标题#e#5天了。11月10日的深夜里,邱比斯的妹妹及妹夫格兰特涅夫家的电话响了。妹妹一拿起话筒,就听到一个微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反复问了他好几次,他也只是断断续续地说:“我是邱比斯,现在在喜巴镇,我用公共电话打的。”这是她那行踪不明的哥哥打来的电话!
  
  喜巴是位于邱比斯失踪的国家森林的北方约20公里处,他们赶到邱比斯所说的电话亭处时,他已累得精疲力竭,卧倒其中了。他们将邱比斯带回涅夫的家。邱比斯有如重病昏迷的病人一般,渐渐地才恢复清醒的意识,并将自已所遭遇到的事,一点一点地说出来。
  
  “当那青绿色的光芒一闪时,我仿佛全身被电击一般,颤栗了起来,然后失去知觉。当我再度醒来时,是在某处的一个房间里,被仰绑在房里的一张长桌上,一开始我想是在医院吗?当时头疼得要命。睁大眼睛仔细一看,周围站着3个人。但是他们长得和我们地球人不一样。身高约150公分,头上没有半根毛,眼睛出奇的大,但嘴巴和耳朵却都很小,鼻子塌得快陷进去,也没有眉毛和睫毛。他们全部都穿着像工作服的褐色衣服。
  
  我非常慌张,惊吓过度,想从这张和桌上爬起来,但是我的胸口好像被东西压住了似的,致使重心不稳摔在地上。
  
  他们身上带着一个透明的东西,好像是防护罩,看起来很重的样子,但他们一点儿也不吃力。他们一副没事的样子走出门外,我也跟着走出房间。只走了一会儿,就来到一个圆形的房间,在这房间的正中央有一张金属椅,椅子只有一只脚,椅子约有一个人高。他们其中之一坐到那上面,其中的一边扶把上面有好几个按扭,另一个扶把上则有操纵杆。他操纵那些机关时,屋子里变暗了,可以看见四周都是星星,这时星星便开始移动起来,吓了我一跳。
  
  我不安地转头四处看,看到了就站在我正后方的一个男人。并不是我刚刚看到的那些人,他身高约180,穿着一件很合身的连身工作服,戴着透明的头盔。这个外星人比刚才那些人容貌更类似地球人。这家伙捉住我的手腕,把我带到一个有如仓库的地方,里停置了几台像圆盘的东西,我伸手去摸,表面很光滑。在这之后,他们又把我带往另一个房间,在这里仍有3个很像人类的人,并且可以判断出其中一个是女的,其他两个是男的。起初,他们很有礼貌,也很客气,后来突然将一个类似氧气罩的东西猛然往我脸上一罩,我随之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已躺在高速公路上,全身颤抖个不停。环顾四周,知道自已离喜巴的家有数里之远,便开始步行回家。好不容易才蹒跚地回到市区,在电话亭里,拨电话给妹妹……
  
  这是邱比斯不可思议的经历。和外星人接触而失踪5天的事,在邱比斯而言,却只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情而已。当然邱比斯说的UFO历险故事,的确让他的兄妹大吃一惊。
  
  原本就对UFO抱着非比寻常兴趣的哥哥德恩伍敦,在弟弟归来之后,首先做的**件事就是让弟弟更换衣服,并将他换下来的衣服,仔细地处理妥当,收藏起来。这是要日后拿来作分析,以化验UFO残留在衣服上的一些反应和物质。
  
  然后德恩将非常虚弱的邱比斯带回自已在威尼克斯的住处修养。德恩请UFO研究组织GSW代表威利安斯波汀,介绍一个适当的专门医生(因威利安在邱比斯失踪期间,与他们有诸多接触和照顾)。斯波汀介绍的不是普通的医生,而是位名叫史吉德博士的催眠治疗专家。斯波汀的#p#副标题#e#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确定邱比斯所言是真是假。用催眠术让他说出真相的办法是再好不过了。
  
  德恩虽然对斯波汀介绍的是个催眠者,而不是医生这件事颇不能释怀,但还是将邱比斯带往史吉德博士的诊所。不过,德恩依然无法对史吉德博士产生信心,在还没开始治疗之前,就将邱比斯带回家。结果在APRO的人介绍之下,邱比斯让专门医生作了个精密的检查。
  
  APRO一开始就对这件事的可信度,抱肯定的态度,在听取邱比斯详细的诉说之后,APRO的人就将这事件的经过用大众传播媒体披露。另一方面,只看了邱比斯一会儿的史吉德博士诊断他是“吃迷幻乐而产生幻觉”。因为博士是GSW的心理学顾问,所以GSW当然对这件事采取怀疑的态度。因此美国两在研究UFO的团体APRO和GSW因邱比斯伍敦事件而互相对立。
  
  美国研究UFO的权威艾伦海涅克博士,也在翌年会见邱比斯,给他提供一些善意的意见。博士以前是GSW方面的人,但这次却是在APRO的引见之下,和邱比斯会面,结果博士现在反而持和GSW相反的意见,这件事更使两大组织的争论白热化。
  
  UFO的专业杂志不用说,一般的报导媒体,甚至连《花花公子》这样的杂志也都刊载这次的事件,可见引起了轩然大波之一斑。在这当中,认为邱比斯所言皆是空穴来风的代表,是死硬的UFO否定论者飞利浦克雷斯。他在宇宙航空的专业杂志《Aviation Week》专栏上发表了一篇调查报告。
  
  克雷斯在这报告当中提出很多疑点,但其主要的主张如下:“邱比斯失踪期间,他的妻子和哥哥并不怎么担心。还有对其他6个目击者所作的测谎检查,全都是针对在关邱比斯被杀与否的测验,关于UFO的测验并不多。邱比斯出现的第四天,APRO和当地的报纸联合对邱比斯作测谎检查,虽然结果并未公开发表,但因APRO和当地的报纸有合作关系,故有串通之嫌,决定将这次测谎结果入放弃不用。”
  
  3个月之后,APRO又再度让邱比斯进行测慌调查,结果是他没有说慌,但是这次测验的问题是邱比斯准备的。邱比斯在施打毒品的前科,这是替邱比斯看病的史吉德博士从他的手腕上看到针孔所得知的。
  
  最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邱比斯等一干人要编造UFO这样的故事来欺骗世人呢?对此在这里作一说明交——因为麦凯罗杰斯和林务局订有契约,若是未能在期限内将承包的工作全部完成的话,则要付一笔罚款,而他们的作业又未能跟上进度,眼看就要补罚款了。于是在半个月前,看到电视上UFO的事闹得不可开时,得到灵感,而编造了以上的故事,做为拖延的借口。
  
  这篇论文一发表后,整个新闻媒体都一面倒,一致说这是个虚构的故事,但APRO及这件事所关系的人,也不甘示弱地加以反击。他们说,在事情发生后的邱比斯因太过激动,所以他作的测谎检查的正确性便减低了,结果当然无法公开发表。而对3个月后的测验内容泄题的解释是,事前向受验者说明问题内容是测慌时很常用的一种方式。关于承包采伐契约等更是一派胡言,因在事前或在事后,和林务局之间都没有发生合约上的纠纷。
  
  到最后,甚至连“克雷斯说过如有能证明UFO存在的人,我就给他1万美元的话,但现在他不想拿出钱来,所以才持否定论!”这样的人身攻击都出笼了,争论更是无法停止,双方争执不下。
  
  尽管如此,在此想说明的是,在事情发生后,邱比斯似乎有所转变。他变得暗然若失,无精打采,他常喃喃地说着:“如果不发生那样的事的话······”
文章来源:ufo110线索网http://www.ufo110.net/原文地址:http://www.ufo110.net/ufo/shijian/1862.html


【ad】

**评论